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玉兰的博客

尽潇洒,万水千山悠渡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总与一缕炊烟有关  

2009-07-18 19:10:55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总与一缕炊烟有关 - 红玉兰 - 红玉兰的博客

 

总与一缕炊烟有关 - 红玉兰 - 红玉兰的博客

写下这个题目,仿佛又看到母亲从一缕炊烟中走出来,用树枝般粗糙的双手,拍打掉衣服上的灰尘,理净发从里的草渣,然后静默地站在老屋的矮檐下,像一只在窝旁守候的老鸟,若有所待地张望着村前的小路。时间往往是黄昏,彩霞满天,或傍晚,薄暮冥冥。父亲还在田地里劳作,我和妹妹走在由学校回家的路上。那是最迫切的愿望,便是能看见自家屋顶上的炊烟——那甜暖的香,再远,也能点亮了我们的眼睛和脸庞。

母亲等饭熟了,就在夕光薄岚里,在飘散的几缕炊烟里 ,默默守望着。偶尔,也柔柔地喊一声:“吃饭了哦!”那极富母性的音韵,拖得长长久久,悠悠扬扬,若唱歌一般,格外甜软,轻柔。

其实,母亲所能煮的。也就只是“饭”而已。自每年春三月下了秧。到秋8月才有新谷入仓。而这段漫长的青黄不接的日子里,一天三顿,翻来覆去的,都只是红苕稀粥,或稀粥红苕。清肠寡肚的,吃的让人厌烦了,诅咒了,却还是要吃,想吃。有时,就忍不住要冲母亲撒气。每到这时,母亲总是默然无语,仿佛他真是不该只煮出这样的饭食。

虽然如此,粮食却任不够吃。吃饭时,母亲总是先给我们盛上满满一大碗,再舀自己的。饭桌上,母亲也总是坐在靠近灶屋那“挂角”的位置,捧了碗 ,慢腾腾地举着碗筷,似乎在品尝美味,又似乎难以下咽。每次看到父亲或我们的碗空了,母亲变抢着去添饭。倘若锅里没了,母亲脸上就又是一丝愁苦和讪然,沉重得令人至今难忘。那是,母亲最大的快乐,或许也和我们一样,就是逢年过节。因为,那时她终于能给我们煮出一顿好吃吃饭菜来。饭菜上桌时,母亲便会兴奋的宣布:“开饭罗,开饭罗!”那时母亲总是很少动筷,而是凝望着我们,嘴里喃喃地说:“真想天天都能这样!”。

终于能够天天都那样了,我和妹妹却不能天天都吃到母亲做得饭菜了——我到外地求学了,然后工作了,成家了,妹妹也到异地打工,然后出嫁了。母亲任在老家,里里外外忙碌着,一日三餐任在烧火做饭。我们偶尔回家,母亲总要亲自下厨忙乎。饭菜自然丰富多了,母亲脸上,却依旧流露出黯淡和讪然。父亲来信讲,你妈每顿饭都要念叨,不知娃们吃饭了没。父亲又讲,家里杀了猪,心舌肚都留着,你妈说看啥时能回来,她做给你们吃。

“又见炊烟升起。。”每次听到这首歌,都恍惚觉得,有一缕缕绵绵的炊烟,在眼前袅袅地飘升起来,那淡蓝色的烟里,满是最平常的人间气息,朴素,温暖而芳香,叫人莫名感动,惆怅。眼睛里,也经不住一阵潮湿,依稀看见,我苍老而慈蔼的母亲,正站在老屋的矮檐下,站在一缕缕炊烟的背景前,远远地望我,暖暖地喊我。

那炊烟,我想,该就是母亲生命的光束了。而它,我知道,也正是我生命的初源。

转载《读者》,也以此文纪念我的爷爷奶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