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玉兰的博客

尽潇洒,万水千山悠渡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邻居  

2009-07-08 08:50:53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邻居 - 红玉兰 - 红玉兰的博客

     如果有一天,一个满身泥土的汉子携一家老小突然闯入了不属于他的住宅群,结果会事怎样的呢?当不同的人,不同的生活习惯之间发生冲突时,带给他们的是不满,愤怒,还是悲哀?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可我一想起他们,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是什么,打破了那种和谐?是他?还是我们?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我走到楼道底下时,才发现,路口停了一辆板车,在板车前忙前忙后的是60多岁黑黑的汉子,板车上面装的是一张鹅黄色旧的不能再旧的桌子,有两床用旧布包着的棉被,一些锅碗之类就把小小的板车塞的满满的。只见一个的男人,姓刘,是我们楼下的邻居,手里拿着一个七八十年代用的大大的黑算盘从楼道里走出来,板车师傅说,这个,就不用拿了吧,现在没谁用了。老刘说,不用拿?现在还买不到了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浅浅地和刘师傅打了个招呼,就径直上楼了,到了晚上才知道,原来刘师傅已经把房子卖了,听说没赚什么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师傅是前年春天才搬进来的,他60几岁,脸上的皮肤很松弛,就像凹凸不平的桔子皮,黑黄黑黄的,一口地道的南昌口音,听说是长林的退休职工,在厂里搞的是供销,他的婆娘也有40几岁,奇怪的是,他们还有一个3岁不到的女儿。叫君君。

后来才知道,原来他们是二婚头。男人的房子划给了前妻。现在这套二手房是好不容易咬紧牙关买下来的,他们一家3 口就靠着老刘的一些退休金生活。有的时候,我还会惊讶地看见他会拿着一把二胡,说是去三叠园,问起,说是没办法。不知是不是去卖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刘说,这套房子,他挑了很久,十分满意。这个院落,属于单位院落,生活相当方便,银行,超市,医院,学校 ,几分钟就可走到,院内有参天大树,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。他也是爱花草之人,尤其让人欢喜的是他还可以在前面开一扇门,在栽水杉的花圃的间歇处,他还可以栽些萝卜,芥菜之类的蔬菜,那扇门一打开,那诺大的花圃简直成了他们家前花园。有时,我站在阳台上,看着他们很认真地侍弄那些菜儿,一畦一畦,整整齐齐,真是羡慕。

 m 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前面的酒家找到老刘,说要高价租老刘的房子。正经济拮据的老刘犹豫再三,就答应了。他们把自己的房子    租出  去 了,自己一家人,就另租了一楼老胡的地下室。底下室有两小间,只有7,8平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地下室真小啊!一家3口怎么住呢? 勤快能干的老刘就自己动手,弄了些水泥,瓷砖,把地下室好好改造起来,里头的那间大些的就弄了个便池,铺了一张小床。外头的那间呢,就砌上砖,弄了个简易厨房。放了一张小桌子。至于一些椅子什么的就有时会放在走廊口。排气扇的外面,用角铁加固了,把门周围的外墙,用白石灰重新粉刷了一遍。整栋楼房,只有那一小块是雪白雪白的,咋一看去,就像京剧戏曲里“丑”的脸谱。

         没有地方晾衣服,他们就在靠近围墙的地方,搭了一个小小的檐,用来遮雨。两端,用东西固定,并挂上竹篙。在树的两端,又挂了另外一条竹篙。这条竹篙看起来,似乎和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。他们在附近,又用矮砖沏出了一小块地方,里面参差不齐地放了16,7盆花钵,里头是什么植物,我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几天,就听得楼下叮叮咚咚,听听硿硿,他们竟然还养了一只鸡,每天路过,就可以听见那只鸡在叽叽咕咕地叫。经常,他们会把桌子搬出来摆在外面,一家人,在走楼道很香地吃着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经常在外面活动,他和我们的交流就渐渐地多了起来。楼下的老胡,经常会在下班的时候,在他们家的椅子上坐会,和他们闲聊几句。我呢,觉着君君可爱,就会把店里的一些稍旧的孩子的样书,送给她。所以,那个女人,就经常会扯着和我聊会儿天。说他老公的前妻怎样怎样,说他老公怎么对她不好,说她原来是教师,说,这个地下室不通风,太热了,住久了,是不是会闷出毛病等等。言语之间,流露出其实住在地下室,很不好意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她男人对他的不好与不尊重,我已经领教了。那个男人,经常会大声地骂她,喊他是贱女人。有时会冲上去,指着她,吼,说,你娘的~~~你娘的,小孩子,喝什么牛奶,哪有那么金贵~~~而这时,那个女人,总是一声不吭,拿起手中的活儿,任由他骂。有时我不明白,曾经耳鬓厮磨的再婚夫妻,是不是都是如此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与他偶尔会聊聊天的,还有2单元的一名军嫂,因为她的老公刚刚调到新余某支队任付支队长。他们也是新近租住进来的住户。租的是老局长的房子。他们决定住在这里,很花了一番功夫,不仅在地理位置上做了考察,还细致地打听这间屋子是否发生过什么丧事,军嫂很同情他们,把他们的地下室腾出来,无偿地让他们使用,还把旧的席梦思送给他们,于是,男人,就住在2单元地下室,女人,就带着孩子,就住在1单元地下室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隔壁张科的孩子,与君君年龄不相上下,就经常跑过来找君君玩。还未到盛夏,,小家伙就会经常一边吃着冰淇淋桶一边走过来,君君,就会好奇地看着他,拖着问妈妈也要,有时妈妈无奈,就会跑到附近买回来一个5角钱的冰棍。君君才不管这些,很开心地接过妈妈的买的东西有滋有味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人很开心。感到了大家的理解与尊重。就在树圃的水泥墩上,很用心地又用砖头在上面整整齐齐地砌了7个石墩,上面找了些不同颜色的瓷板拼贴在面上。男人希望,在他们家凳子不够的时候,就可以用这7个石墩招待客人。而女人则朝我不好意思地笑笑,他傻哟,有谁有时间,谁会坐在这里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啊,谁有时间,谁会坐在这里的石墩上哟。过了大概一个月的样子,有人把情况反应到了局里,说这家住户,在院子里乱搭乱建,养鸡,影响了大家的环境整洁。竟然还在院里擅自砌了7个石墩。有时小孩 还在院子里随处大便,楼下的公共场所被占用。是的,自从他把房子租出去之后,大家就开始担心起来,那住进来的一群一群的陌生的小伙子,会不会影响大家财产安全,那些小伙子的一辆一辆车子停在下面,挤得我们住户的车子都没有地方放,遇见下雨,就只有让他淋着~~~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想想,与女人聊天,是不是出于礼节性的尊重。楼下的老胡,是不是因为租了他的房子而客套,军嫂,仅仅是因为同情~~~还有孩子,他们在一起,是否真的愉悦?有时自己也不清楚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不是如同新婚的夫妻,会有所谓的磨合期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局里的领导显然找了老刘,一天回家,只见老刘脸色铁青,叉着腰,边说边骂,足足骂了半个小时,这是老子自己买的房子,管你屁事,我租房子出去,你们有什么权利干涉?

老局长老婆也找到了付支队长,说,你把地下室让给别人住,怎么也得和我打个招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久,老刘一家就搬走了,是不是在别的地方租了房子,就不清楚了。那副支队长,也搬走了,有两个战士,还有志愿兵小刘一起帮着搬的。走的时候,还打了一挂长长的爆竹。几个月下来,那老局长的房子还在那里空着。几个月之后,就听说,老刘把房子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日头白白地照着,透过树枝斑斑驳驳地洒下来,照的那7个石墩有些诡异,有些刺眼。有一些风,老刘不像以前那么爱说话,他那20几岁的儿子不停地埋怨他太性急,他也不发火。我看见,那拉板车的师傅佝偻着腰,一步一步地慢慢地往前挪,而老刘细小的身子缓缓地跟在后面,没有一丝生气。那天,老刘永远的离开了这个地方。 

     

邻居 - 红玉兰 - 红玉兰的博客

 

邻居 - 红玉兰 - 红玉兰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(就这几个墩墩)

(过了不久,就听说老刘死了。得的是癌症。卖房的那些银子多半付了高昂的医疗费了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1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