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玉兰的博客

尽潇洒,万水千山悠渡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城里城外,那一勺清冽冽的月光~~~  

2010-12-24 22:45:51|  分类: 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边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不几日要到张家界开会,且与朋友约好一道去凤凰古城去看看沈从文笔下“一半着陆,一半在水”像诗,像画,也像音乐的美丽的湘西古城,仓仓然,又拾起了那不忍再看下去的《边城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不忍再看下去的原因是因为心疼。我不忍心再看那个朦胧的,因为种种原因“一切尚未开始,就已经结束”的有点薄薄的凄凉的爱情故事,那个永远不能兑现,却聊给人一点安慰的幻想的那个美丽哀愁的结局。我依稀望见单纯善良的一手拉着渡船缆绳,一手又把缆绳放在梦里的翠翠----“这个人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明天就回来!”     是的,那是种让人心疼的没有希望的等待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倘若N多年前,看《边城》的简析,是为了完成任务的话,那么现在的玉兰突然不可言喻地爱上了这个作品,是因为对他有了高度的共鸣。小说以真挚的感情,优美的语言,为我们营造了一个至善至美和谐宁静的人生情态,乡土民风,一种至高的理想境界,这里人人勤劳,为他人做奉献。终于职守的老船夫,乐善好施的船总顺顺,还有杨马兵,客商无不待人真诚,“即使是妓女,也永远那么浑厚,即使是娼妓,也常常较之羞耻的城市中人还更可信任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不爱写诗,以为诗是高度凝练的语言,写得不好的诗句是对他本身的一种亵渎,可我知道,那诗意的情绪也许不是理想,那至纯的美丽其实早就躲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里,只不过,他用一块可以隐藏的魔术色纸把他轻轻地遮住了,是白水泉的捉泥鳅的往事给他报了幕,紫色的帷幔轻轻地拉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 我喜欢翠翠。“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,把皮肤变得黑黑的,触目为青山绿水,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。”“如山头黄麂一样,从不想到残忍事情,从不发愁,从不动气。”翠翠是单纯,活泼与乖巧的。端午时分,当潭中那只白鸭慢慢的向翠翠所在的码头边游来时,翠翠想:“再过来些我就捉住你!翠翠以为二老以为欺侮了她,就轻轻的说:“你个悖时砍脑壳的!”翠翠俨然就成为了一幅画,掩映在高山碧波之间,第二年的端午,爷爷让翠翠一人去吊脚楼看热闹,翠翠说:“我走了,谁陪你?”祖父说:“你走了,船陪我。”……”“爷爷,我决定不去,要去让船去,我替船陪你!”

       我喜欢爷爷。毫无疑问,爷爷是善良的,爷爷还是豁达与无奈的,在那个还有严重封建观念的时代,即使是女方被男方退了婚,都会被全村人耻笑,女子未婚便有了私生女,更是要沉猪笼的大事,但爷爷“事情业已为作渡船夫的父亲知道,父亲却不加上一个有分量的字眼儿,只作为并不听到过这事情一样,仍然把日子很平静的过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爷爷对翠翠呵护有加的亲情让玉兰感动,仿佛间,翠翠不是翠翠,而是玉兰。,爷爷也就成了玉兰的爷爷。翠翠与爷爷在渡船上的相契,如同玉兰在田胜(此为错别字,那字打不出)上一前一后地走着。我仿佛见了每年寒暑期我们回老家,爷爷都会走出好远接我们。见了爷爷,我就锐声叫

       “公公”(方言)。

       “等来哩啊”(方言:回来了啊)。。     爷爷满脸慈爱的笑容。

   我仿佛想起了每年爷爷满屋堆得高高的津甜的几千斤大西瓜,爷爷得意地对城里来收西瓜的贩农说,

     “啊不卖,啊要留把啊女孙吃”。(方言:我不卖,我要留给我孙女吃。)

     老船夫的葬礼,俨然就是玉兰爷爷的葬礼。想到这里,又有点想流泪的感觉。爷爷一生清苦,死后用自己的积蓄做了一个最奢侈的葬礼,我仿佛又见了那彻夜不息的高高的白蜡烛,那八大仙人抬着的锈红的大棺木,那滴滴答答的唢呐手,那披麻戴孝的队伍,我仿佛又见自己身披着大麻纱,手里端着爷爷的遗像,坐在一辆自行车上,被乡亲们推着走。。。想起那绕着棺木走了好几圈,嘴里念了经文,往坟头上一边撒米,一边嘴里高声说“金科玉子中状元”之类的道士,而我们就围在周围叫“好。”     

      我还喜欢小说的语言,沈先生的语言简单,朴素,干净,传神。一如玉兰为文的理想,“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。这人家只一个老人,一个女孩子,一只黄狗。”形容翠翠躲避陌生人的眼光“做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。。”我还喜欢沈从文先生一直标榜自己为“乡下人”。。。

 

    尽管小说描写了美的极致,可是在美丽的背后,我仍然见了平凡宁静中难以抹去的寂寞和淡淡的凄凉。,小说也无意中也“揭示了一个深邃的哲学命题-----人有的时候在根本上是无法沟通的。”(此段引用)所谓至美,只是某个节点的至美。万物都是相生相克。所以,,翠翠的爱情悲剧,在一定程度上有存在某种必然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所以,。让美永远留在心里吧,岁月如水般流泻,尽管生活很现实,但是美丽的积淀会不经意就在某个节点上爆发出来,那,就是滋润你人生的人性的光辉。我喜欢那种光辉。

  

 

,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2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